SAILING560707 发表于 2017-06-14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SAILING560707     
2017年6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634


  自从沈思再次遭到周同江侮辱后,她一个人想到的,不是辛健,而是王枫!

  沈思轻轻的把自己的身体依偎入王枫的怀里,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她感觉,
自己似乎……已经不再完整了!

  或者说,成为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完整!

  一种自己所不理解的状态!

  下意识的不想和王枫过多的讨论这种话题,沈思身躯轻轻的在王枫的怀里蹭
了蹭,轻声道:「想休息一会儿吗?」

  王枫摇了摇头,答道:「不,我想吃东西了!」

  「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沈思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或者说一向向着大家闺秀而努力的她,除
了性格略带着执拗和极端之外,其他的,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大小姐!

  「想吃你了!」

  下班之后,王枫本就疲惫,如今怀里搂着馨香的娇躯,虽然身体依旧疲软,
可那唯一一处男人自尊的象征,却很给面子的开始强硬起来!尤其是心底的空虚
迷茫,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发泄……与楚楚战斗是因为如此,如今和沈思在一起,
他依然渴望「战斗」!

  王枫身体向前微微挺动,沈思的身躯本就高挑,于是乎勃起的大茄子立时陷
入了一处温热的所在!

  虽然隔着几层布料,但感觉着那湿润的热气,王枫心底的欲念越来越重,轻
轻按在沈思背后的手猛然用力,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她曲线优美的身姿,将其
挤压的动也不能动!

  双手微微下滑,轻轻掀起了拖地的长裙,作怪的大手毫无阻碍的覆上了沈思
那圆润滑嫩的双臀,感受着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以及她背后那惊人的弹力,调
笑道:「你有反应了呢,思思!」

  沈思翻了个妩媚的白眼……

  轻轻的吐了口气,却并没有反抗什么。

  或者说……她也在渴望着什么吧!

  王枫看着沈思的俏脸越来越是红润,背后的手也越来越放肆……轻抚缓揉、
用力捏、向外剥开、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将那丰满的弹性完全掌控在
手中!

  看着本来高贵典雅的女神在自己的双手之下渐渐地堕入凡尘!

  看着她总是温婉的面容被情欲之念覆盖!

  最后,似乎是不满足于这样,他抱着沈思的娇躯猛然一个使劲,已经把她放
到了桌子上!

  挤开她那修长的两腿美腿,望着那白皙中透着绯红的俏脸,是那么的可爱,
配合上她那微微的喘气声……右手随意一扯,已经拉掉了腰间的衣襟!

  沈思的衣着本就复杂无比,可她的身材却又绝佳,去掉了唯一的束缚之后,
高腰拖地的长裙、典雅的大袖、飘逸的纱帔,一层接着一层的顺着她的香肩滑落
……全部堆到了腰间,整个上半身,除了一个小小的抹胸之外,在没有其他的东
西!

  眼前是惊人的白腻!

  晃的人眼睛都要发晕!王枫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扯掉了抹胸,两只美丽的玉
兔直接跳跃了出来,嫣红的乳晕在面前轻轻上下跳动,仿佛在向王枫做着无声的
邀请!

  还能等吗?

  王枫伸出一只手握住那一只难以被掌握的酥胸,轻轻的揉捏着,感受着那绝
佳的弧度和柔软,指间在中间的嫣红上不停的划着圈圈,轻拢慢捻抹复挑……另
一只手略带强硬的挤压着沈思的后背,让她向自己靠拢,游离于唇齿之间的那一
声荡人的呻吟声,已经直接被王枫的嘴唇给堵在了肚子里!

  「唔……王枫……唔……好难受……」

  良久之后,连舌头都麻痹了。

  王枫才终于放过了她的香唇,低头望着双腿下意识盘在自己腰间,早已经迷
蒙梦幻不知今夕何夕的沈思浑身难过的扭动,口中喃喃着连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话。
轻轻按着她背后的手,任由她娇躯无力的后仰,纤细的腰身弯成了一个惊人的弧
度,将胸前的丰盈显得更为挺拔,王枫双手一手一个,轻轻握在手中掌控把玩,
看着沈思难过的呢喃,双腿夹在自己的腰间仿佛水蛇一般扭来扭去……

  他轻笑道:「感觉到了吧思思,我可是在用辛健弹钢的手法在玩弄你哦…
…这算不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沈思双眼朦胧的有若水雾,迷迷蒙蒙的睁眼,看着自己胸前的柔软在对方的
双手里不停的变换位置……再抬头,正对上了一双揶揄的眼神,仿佛在说着,你
的胸部可真是柔软啊,我玩的都爱不释手了……

  这情景,太淫靡,又太羞人……

  沈思嘤咛一声,急忙别开了头去不去看。

  而恰逢王枫双手同时在顶端的敏感处轻轻拉了一把,沈思顿时一个哆嗦,如
中电一般,直接顺着桌子滑了下来……得亏了有王枫这根大茄子立着,要不然,
怕是要摔着也说不定!

  不过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手撑地重重喘息,抬头望着正低头俯视自己的王
枫……这样的角度……

  王枫微笑着,下身轻轻挺了挺,隔着裤子蹭了沈思的脸颊一下……虽然口中
无言,但表示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讨厌鬼……每次都让我这样……」

  沈思噘着嘴,罕见的露出了小女之态!

  但她却并没有什么讨厌的意味,反而吃吃笑着,仿佛想起了什么,笑道:
「你不是说想吃我吗?怎的却让我吃你了……」

  王枫眉眼一亮,玩笑道:「哦?你想让我也吃你吗?要不咱们互相……」

  「不……不要了……」

  沈思急忙否决,她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但见到王枫那玩味的眼神,却自己
直接软了……

  那样的玩法,当初两人曾经玩过一次,但她为他,无论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甘之如饴……便是一开始无法接受的颜射什么什么,口爆什么,王枫温言相劝几
句,她也就乖乖就范了。

  但如果他真的舔弄她的话,她却会心里下意识的觉得不好,或者说,她接受
不了这样的玩法!觉得这样未免太过……

  轻轻哼了一声,解开王枫的裤带,顿时那长长的大茄子直接被释放了出来,
轻轻的拍打在了距离极近的沈思的脸颊上!

  「哼,讨厌的家伙,哪天若敢对我不好,看我不给你真的吃了!」

  跪坐在地上,伸手轻轻抚过,感受着手心里的灼热,沈思握住大茄子,仿佛
捧着绝世的珍宝,在自己脸颊上蹭了蹭,眼波流转间媚意无双,一股似香似麝的
气息缓缓的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王枫知道,那是沈思的体香!

  沈思和其他女子不一样,一旦动情,下身就湿漉漉的像发洪水一样。

  每次只是摸到这样的下体,王枫都会难以自持,茄子涨的发痛……

  轻轻的顶了顶沈思的樱唇,示意她莫要再等!

  「哼……性急的家伙!」

  沈思妩媚的甩了王枫一个白眼,却没有让王枫久等,乖巧的伸出丁香小舌,
轻轻的舔在了手中的前端上!

  「嘶……」

  王枫顿时舒服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典雅高贵的沈思跪倒在自己面前口交,
那种男性的成就感简直爆棚,虽然每次释放之后,心里都会升起浓浓的罪恶感,
但释放之前,简直是不能忍!

  「思思乖,往里面去一点……」

  口中吩咐着,动作却比话更快,扶着她的脑袋固定住,下身已经顶开了她的
口腔直直的捅了进去……

  霎时间,整个分身已经尽数埋入了一个温润的地方所在,而顶尖的地方,更
是与一条温热湿滑的软肉亲密接触着,王枫知道,那是沈思的香舌!

  再度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保持着下半身全部插入的姿势,王枫分身一跳一跳
的,竟然已经有了喷射的冲动!

  肉体上的舒服倒还在其次,但精神上的满足,却是任何人都无法给自己的!

  被王枫突兀的全部插入,沈思白眼一翻,整张脸已经紧紧的贴在了王枫的小
腹上,她却并没有什么难受的神情,或者说,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个可恶的
王枫,总是喜欢在床榻之间糟践自己……

  微微适应了一阵,她开始蠕动自己的小舌,舔弄起了口腔中的大茄子分身!

  说起来,最开始的时候还挺不适应,但王枫总是爱和她这么玩儿……久而久
之,就口技而言,淡雅大方的沈思,连难度最高的深喉也都完全HOLD的住了!

  这不……唇舌紧紧的箍住王枫的大茄子,舌头在上面轻挑蠕动,再加上时不
时的来回吞吐……还乖巧的抬头望着王枫,眼神里无声的询问这样是否舒服。

  此情此景,当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

  「思思……思思……好舒服……」

  吸着凉气吐出了含糊不清的话,王枫下身微微的在她的口腔里耸动着,模仿
着交合的姿势,伸手轻轻拂过她那娇俏的脸颊,看着她的唇边一条透明的丝线,
顺着玉颈缓缓滴落在了酥胸上……

  而胸前的两颗红豆,已经挺拔到了极点!

  看来她也已经情动!

  王枫脸上露出了坏笑,「思思,想要吗?」

  说着,他下身往里稍稍插了插……整根分身已经尽数没入了沈思的口腔,感
觉着香舌退无可退的尴尬!

  他笑的仿佛一个坏坏的公子哥!

  沈思闻言,也没法回答,只是贝齿轻轻挤压了下,顿时让王枫倒抽了一口凉
气。

  急忙忍住,王枫嘿嘿笑道:「那就努力呗……等你什么时候让我在你嘴里释
放一回,我就满足你……」

  沈思香舌在分身前端舔弄了一遍,然后吐了出来,任由透明的津液混合着微
微的白液从下巴上滴落,嗔道:「信不信我真给你咬掉!你这人,就喜欢这么作
践人家……你对楚楚她也是这样吗?」

  「别停啊……我可是说到做到……来,赶紧的……」

  王枫抬起沈思的下巴,把分身再度塞了进去,看着那樱桃小口被撑得鼓鼓的,
笑道:「当然啦,不过最喜欢的还是你……要不我总是说,最喜欢你吹箫呢?不
感觉这跟吹箫很像吗?来,用吹箫的手法来帮我舒服一下……」

  沈思没有回答,再度妩媚的撇了王枫一眼,心道我下半辈子再也没法直视吹
箫这件事情了!不过竟然因为我擅长吹箫就喜欢我帮你做这事……也真是够孩子
气的!

  喜欢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可爱的!

  在此刻的沈思眼中,可不就是这样!

  她微微的歇了口气,开始认真的舔弄了起来!伸手扶住下面两颗子孙袋缓缓
的揉弄着,另外五根修长的手指在唇边轻弹慢捻,脸上露出了认真的神情……

  「不行不行……光我自己舒服可不行……」

  王枫保持着仍然插在她口中的姿势,伸手抱着她几乎瘫软在地上的娇躯,直
接放躺在了方桌上!

  方桌就那么点大小,身子躺上去,头自然无力的下垂……仍是对准了王枫的
下身,始终不曾脱口而出!

  王枫嘿嘿笑了一声,下身用力,再度尽数没入。

  这样的姿势,倒是抽插的更顺畅了!

  虽然有点难受,但沈思为讨爱人欢心,自然不会拒绝。

  她专心的做起了这当初待字闺中的时候,从来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做的事情!
而且自己竟然还做的是这么的心甘情愿……

  可接下来,下身一凉……

  内裤连带着外衣已经直接被撕开,正铺在了桌子上,仿佛一张小型的床榻!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条湿润的柔嫩已经轻轻的舔在了最敏感的地方!

  「呀……!!!」

  惊叫一声,沈思双腿下意识的一个哆嗦,在空中无力的挣扎了下,却已经再
度被人按住!

  沈思用力的挣扎了起来!

  「王枫……不要……这样不行……不行呀……」

  口中塞着异物,说话含糊不清,而最后一个字更是猛然拉了一个长腔,修长
的双腿绷紧,下意识的蹬在桌子边上,下身高高耸起……一股透明的汁液已经直
接喷了出去!

  王枫不过在外边轻轻的舔弄了两下,她竟然直接高潮了……

  高潮过后!几乎连手脚都是酸软无力,王枫不管不顾,仍是在她的下身舔弄
着……

  此时的沈思已经顾不得在让王枫舒服,除了无力虚弱的挣扎之外,她几乎什
么也做不了!只是口中喃喃的求饶……

  「不行……饶了我吧……求求你……唔……难受……」

  可爱的反应让王枫也终于忍耐不住,口中攻击仍然不停。

  下身狠狠的在沈思的口中插了几下,而后保持着最深入的姿势,终于爆发了
积蓄已久的欲望!

  「呜呜呜呜……」

  沈思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但王枫插得极深,她甚至连吞咽都来不及,所有
的精华就直接都给吞进了口中!

  已经有月余不曾亲热,积蓄的量极其惊人……

  哪怕正对准了口交,仍是只是有大部分被沈思给吃进了腹中……剩余的小部
分透过口腔的缝隙,被硬生生的挤了出来,因为头向下垂着的缘故,精液混合着
她自己的津液,缓缓的倒流在了她的脸上……

  而她此时,却早已经无力动弹!

  只是重重的喘息着,任由精液缓缓覆盖了自己的面容!

  释放出了自己的欲望,果然负罪感再度升上了心头!

  看着沈思满脸精液,眼神呆滞……一脸被玩坏掉的模样……

  王枫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情,随手扯过她的抹胸,帮她擦掉了脸上的精液,
抱起来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不好意思道:「抱歉了思思,我可能玩的过分了些
……」

  沈思有气无力的望着王枫,虚弱道:「第一百八十一次了……这是你第一百
八十一次跟我道歉……」

  她勉力挣扎着爬起身子,就那么跪在桌子上,低头把王枫释放后微微软了些
许的分身含进了口中,用香舌帮他清理着那湿哒哒的淫液,含糊不清道:「我只
做我愿意做的事情,我若不想,谁也强迫不得,我对你这么做是我自己的意愿,
所以不要道歉……」

  刚刚舔弄了两下!下面又已经再度硬得惊人!

  沈思俏脸一红,只觉得下身也是又酥又麻,渴望着敌人入侵……妩媚的瞥了
王枫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尽是勾人的旖旎,「还有,刚刚……你说什么来着?」

  王枫早已经精神抖擞,自然不再等待,就那么把沈思的身子抱在怀里,摆成
上半身压在桌子上,下半身站在地上的姿势,臀部正高高耸起对着自己……

  「这样好羞人……王枫,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这种姿势实在是太过羞耻,沈思想要挣扎,可王枫一只手就制服了她所有的
反抗!

  伸手摸了摸她的下体,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王枫嘿嘿笑道:「不可能的,我就是喜欢看你羞答答的叫床样子……」

  「哪有什么叫床……这么难听……呀~~!!!」

  一声尖叫,然后反应过来这房间附近就住着楚楚,沈思急忙捂住嘴唇,感受
着下身的异物狠狠的刺入,肿胀的感觉充斥在下体,也充盈在心间!

  两条美腿都哆嗦了起来,几乎要站立不住再度滑下桌子……但王枫伸手扶着
她不让她跌倒,就这么继续用力的在她的下身耕耘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口交还担心会让她难受而有所收敛的话,那么现在的性交,却
是用出了全身的力量去征服这个已经完全任自己予取予求的女子!

  房间里,咕叽咕叽的水泡挤压声不绝于耳!

  保持着跪伏的姿势,沈思的后背浮现惊人的优美线条,从无力瘫软的香肩滑
到高高耸起的翘臀,当真是无一处不美,而其肌肤泛起红霞,宛如盛开的玫瑰般
光华流溢,独属于她的麝香袭人,带有壮阳的效用,让王枫的下身更为坚挺。

  王枫轻轻拥着她发热的娇躯,双手把玩起她压在桌子上的两团柔软,胯下狰
狞的分身狂暴如猛兽,但沈思回头,两人四目交投,目光里却是无尽的温柔爱意!

  肉体的每一丝颤动都直入心底,怪异的啪啪声在房间里响起,带着独特的韵
味,两具身体融为一体般再没有任何隔阂。

  沈思敞开胸怀,全身心的接受着王枫的征服,不多时便咬着手指发出低低的
尖叫,献上今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高潮。

  双眼朦胧,眼角还有残留的泪水……谁能想到这并非哀苦,而是极度性福的
泪水呢?

  王枫却没有拔出分身,他一边仍是疯狂的抽送,一边却将沈思抱起,双手托
着她此时柔若无骨的双腿,把她的娇躯抬起来,让两人的连接点仅仅只有下身,
每一次的冲击,都几乎将她从下到上彻底贯穿……

  高潮之后分外敏感,沈思生怕被隔壁的邻居听见动静,开始时捂着嘴坚持不
叫,可过得一会儿便再也坚持不住,只得娇吟不断,婉转求饶,在王枫耳边哀求
了好久,又许下了无数不平等条约,甚至答应可以将自己的后庭贞洁也交给他
……

  王枫这才放过了她,将沈思早已经无力的仿佛烂泥一般的躯体在塌上平平放
好,然后压在她香软的娇躯上继续挺弄。

  只是动作,却温柔了好多!

  高潮过后,沈思的身子愈发柔软,此时王枫放轻了力道,她仿佛魂儿魄儿都
在天上飘荡,星眸半闭,甜蜜地承受着王枫的重量,过得一会儿,轻声道:「抱
紧我……」

  王枫一手揽着她的肩头,一手托着她的雪臀,将美的惊人的娇躯紧紧贴在身
前。

  坚挺的分身在沈思娇美的肉穴直进直出,挤出大量蜜液。

  雪腻的肉体在他身下婉转起伏,娇细的呻吟声宛如春水般柔媚。

  在王枫温存地抽送下,沈思又一次攀上高峰,她竭力翘起下腹,秘处柔美的
蜜穴在分身周围湿淋淋翻卷开来,红艳艳犹如香腻的玛瑙。

  相识多年,王枫早已经对沈思的身体了如指掌,但与她的每一次交合,却都
仿佛新娘子洞房一般给他最紧致的享受!

  此时,他也终于按耐不住了……

  良久之后……

  「啊……」沈思轻叫着战栗起来。

  而王枫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保持着两人间最为亲密的连接!

  浓浓的精华尽数射入了最美丽的花园!

  两人同时达到了情与爱的巅峰!

  感受着王枫满足的喘息,沈思缓缓的睁开眼,眉梢眼角流露出的浓浓笑容与
爱意,那娇俏的神情,就像一个拿到糖果的孩子般甜蜜。

  王枫怜爱地抹去她鼻尖的汗珠,然后松开她的身子,想让她休息一会儿。

  「不许拔出来。」沈思美眸轻闪,带着些许的调皮。

  王枫低笑道:「这样还不够吗?」

  「够了——」沈思摇了摇头,拖着甜甜的鼻腔呢哝道:「但我喜欢你占满我
每一处存在的感觉。」

  王枫低头噙住她明玉般的耳垂,一边轻轻噬咬,一边坏笑道:「不怕我忍不
住再来?」

  「当然不怕。」沈思嫣然笑道:「我的王枫最操心,最会疼人了。」

  「可我现在不想操心,只想操你……」

  接连爆发两次,王枫犹有再战之力,听着沈思娇憨可爱的声音,那里忍耐得
住……

  伸手轻轻的扶住她的身子……

  「呀……你撞痛我了……」沈思皱着眉头嗔道:「我下面已经有点痛了…
…不要了吧……王枫……」

  「哈哈哈哈……那可不行,别忘了,你刚才许了我什么?下面痛了正好。」

  王枫伸手在沈思满是大汗的娇躯上拂过,手滑入她的背后的小雏菊,轻轻抚
在了那之前从来都不许他碰触的地方……

  两人激烈的交锋,淫液早已经将那里湿润的一塌糊涂,倒是做了最好的润滑
了!

  轻轻从她体内抽出来,看着沈思那舒服到几乎朦胧的娇媚模样……

  「咱们换个地方……」

  把她摆成跪伏的姿势,王枫分身微微上移,对准了早已经朝思暮想之地,轻
轻的挤压了进去!

  「痛啊……枫……」

  两条腿一颤,险些直接趴在床上,王枫一手拉回了沈思的娇躯……仍是保持
着缓慢但却坚决的征服!

  沈思瞪大了眼睛,强忍着背后那撕裂般的剧痛,满脸可怜兮兮的回头,望着
王枫求饶道:「不要了,枫,咱们明日再来好不好?!」

  「早痛晚痛都是痛……早痛早完事儿……再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
……今天就日多好……」

  王枫满脸满足的笑容,感觉着与平日里的交合截然不同的感觉,那种将自己
的灵魂都挤压的感觉哪里忍耐得住,轻轻的抽送中,分身越来越里,直至全部没
入沈思的身体……

  两人保持着仿佛性交一般的姿势,谁却能想到眼前这跪伏着的高雅美人,最
后一处贞洁也已经被王枫给占据了呢!

  沈思倒抽着凉气,仿佛随时都要休克一般!

  她也知道王枫不会轻易退出的了,只能努力放松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的痛
楚少些,虽然明知道只要自己认真的求饶,他一定会退出来……

  但她就是不想求饶,她想要让他舒服……

  哪怕自己再痛,她也愿意忍耐!

  而且那种被征服的感觉……似乎也并非太过难受呀……

  酥麻痒胀……仿佛身体被从中间截做两半,但那种感觉却很奇怪……只能说
……不难受……

  沈思双手终于无力支撑,上半身软趴趴的瘫在床上,脸紧紧的压着枕头,只
是保持着雪臀高举的姿态,眼神渐渐的迷离了起来。

  而感觉着身下本来僵硬的躯体逐渐变得柔软,王枫揉捏着那丰润的雪臀,轻
轻的动了起来!

  从开始的抽气,到慢慢的喘息,到最后的娇吟……

  咯吱咯吱的床榻摇晃之声,混合着清脆悦耳的娇吟,谱成了一曲最美的乐章!

  摇晃的烛火逐渐燃尽,可月光也照不进来的漆黑房屋里,春光蜿蜒的娇吟,
却始终不曾断绝!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6-14 23:15 编辑 ]